投稿郵箱: [email protected]
您的位置:首頁 > 組工園地 > 書畫藝術 > 正文

白蕉蘭花欣賞

   白蕉蘭花欣賞
白蕉 蘭花作品

白蕉本姓何,名法治,后改名換姓為白蕉。別署云間、濟廬復生、復翁,名馥,字遠香,號旭如。上海金山縣張堰鎮人,本姓何。精書法,亦擅長畫蘭。曾任上海中國畫院籌委會委員兼秘書室副主任,中國美術家協會上海分會會員。書法宗王羲之、獻之父子,始從唐歐陽詢入手。行草筆勢灑脫,小楷特能,多參鐘繇法,大字俊逸偉岸,亦具風致。工寫蘭,無師承。所作秀逸有姿。能篆刻,取法秦漢印,泥封,而又參權、量、詔版文字,有古秀蘊藉之趣。能詩文,著作有云間談藝錄、客去錄、濟廬詩詞等稿。他還治印,只是難得為人奏刀。白蕉的理論清澈而深入,非常自然、輕松地闡釋了許多大而復雜的問題。如論執筆,“怎樣去執筆,這問題又正和怎樣去用筷子一樣,簡單而平凡。”論選帖,“選帖這一件事真好比婚姻一樣,是件終生大事,選擇對方應該自己拿主意。”論碑與帖,“碑與帖如鳥之兩翼,車之兩輪。”“碑版多可學,而且學帖必先學碑。”“碑宏肆;帖蕭散。宏肆務去粗獷,蕭散務去側媚。”論字兒的神采,“作字要有活氣,官止而神行,如絲竹方罷,而余音裊裊;佳人不言而光華照人。”這個特點體現在其書法批評上也是如 此,如論康有為用筆“頗似一根爛草繩”;論包慎伯草書用筆,“一路翻滾,大如賣膏藥好漢表演花拳秀腿。”真是太妙了,把別人能體會到但說不出來的那種感覺非常輕松而準確地表達了出來。其書法在用筆結體章法上也是非常自然、非常輕松。能自然已不易,能輕松更不易。近世書家中能同達自然而輕松的也只有于右任、黃賓虹、謝無量等幾人。白蕉的書法明快清新、澹凈古雅,而又不顯孱弱單薄。非常鮮活地展現了晉韻及唐法。從明清到現代,許多“大家”象巨人一樣在地面上高視闊步,但在晉韻、唐法這兩座大山前表現出來的依然是迷茫、徘徊乃至顧此失彼,而白蕉則在晴朗的天空下信步于這兩座山的峰顛。至于白蕉先生是如何做到這一點的,我到現在都感到不可思議,是眼界高、取法高、用功勤、個人天分與悟性的多方面統一?恒、興、靜為白蕉提出的學習書法過程中須做到的三境,是開給生活在現代的我們每一個學書者的良方。

白蕉蘭花欣賞
白蕉  蘭花作品

  白蕉除了書法之外,還擅畫蘭。解放前滬上畫壇繪花卉的,有高野侯的梅花,謝公展的菊花,吳湖帆的荷花,符鐵年的蒼松,申石伽的竹枝,白蕉的蘭草,都是相提并論的。白蕉畫蘭著筆不多,風神自遠。以墨蘭為多,題句疏宕清放,若即若離,恰到好處。他自道甘苦:“花易葉難,筆易墨難,形易韻難,勢在不疾而速,則得筆;時在不濕而潤,則得墨。欲在無意矜持,而姿態橫生,則韻全。”又云:“薰一箭數花,出梗之法,昔人多順出,總不得力。不如逆入用筆作頓勢,始見天然茁壯。”題蘭句多有精彩之筆。如云:“一兩朵花,三五張葉,筆口忽開,頻年心力。”又云:“趙子固寫蘭,未脫和尚氣,文征仲娟娟如處子,八大韻高,石濤氣清,明清間可觀者,唯此幾家。”又云:“十筆百筆,只是一筆。”“興來一二箭,鼻觀已千年。”

白蕉蘭花欣賞
白蕉  蘭花作品

 

白蕉蘭花欣賞

白蕉  蘭花作品

白蕉蘭花欣賞
白蕉  蘭花作品



責任編輯:李曉恒

Copyright?2009-2019 版權所有:中共陜西省委組織部陜西黨建網

地址:西安市雁塔路南段10號    電話:029—63905675

陜ICP備10001194號-1 技術支持:陜西黨建云平臺

彩票计划挂机软件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