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郵箱: [email protected]
您的位置:首頁 > 干部工作 > 干部管理 > 正文

來了晃一圈,走時已鍍金

有些掛職干部“假裝在基層”

長期以來,許多干部喜歡“往上走”的直線升遷模式。如今,不少干部卻甘愿過著“假裝在基層”的生活,選擇“先下去、再上來”的曲線模式。基層經歷,就像是部分干部鍍就的“金身”,有了基層工作經歷,升遷可“加分”,提拔重用將如期而至。

特別是隨著國家對新選拔任用干部基層工作經歷的進一步重視,一些地方對基層工作經歷年限作了明文規定,或者對有基層經歷者予以政策傾斜。

在此背景下,許多公務員積極到基層廣闊天地增長才干,但同時也出現為了“攢”基層經歷而“混基層”的現象。

除了歡迎會、歡送會,平時很少見到人

中部地區某個偏遠鄉鎮,陳舊的鎮政府辦公樓前停著幾輛掛著省城車牌的高檔汽車。

“憑我們的收入怎么買得起,這都是上邊下來任職鍛煉的年輕同志的車。”

說話間,一個穿著時尚的“90后”小伙子從辦公樓里走出來,手里拿著文件朝一輛豪車走去。

看到老同志望向自己,年輕干部揮了揮手中的資料,喊著“到市里送文件”。很快,汽車加速消失,引擎聲回蕩在山谷里。

“已經下來半年了,主要送送文件,也沒真正接觸群眾。再過一段時間,就可選調回省里。”在鄉鎮工作已20年的老周說,自從干部選拔政策向有基層經歷者傾斜后,下來鍛煉的人越來越多,但其中不少人每天開車往返城里與鄉下,很少住下來。

1.png

相比這些每天堅持來鄉鎮“晃一圈”的干部,有的干部更離譜。

一年夏天,在某地郊區縣的行政部門,一位省廳的年輕科長下來掛職副局長。為了迎接省廳干部下基層鍛煉,縣局專門舉行了歡迎會。在掛職即將滿兩年時,又為這位副局長舉行了歡送會。

“除了歡迎會和歡送會,平時在單位大院很少見到這位省廳下來的副局長。”該局一位同期入職的公務員小李說,4個月后,這個有著“基層一線”經歷的科長被提拔為省廳副處長。

“混基層”現象五花八門,不一而足。

比如,某上級領導的秘書下派到基層部門任職,卻仍留在領導身邊服務;一些干部到基層任職后,不久又被原單位以人手緊張為由抽調回來;有的地方人為“創造”基層崗位,再通過公選考試調回省直或市直單位;長期在上級機關部門工作的干部,提拔前臨時被派往基層……

據知情人士反映,中部某縣有干部一年內甚至到4個基層單位“鍛煉”。

打著制度的牌子,鉆了制度的空子

下到基層的那些鍍金干部,心態雖略有不同,但都是在尋求下一步升遷的“跳板”。

一種是主動鍍金,以求走終南捷徑。隨著國家強化了在選拔任用干部中“重基層”的導向,一些干部想通過此路快速升遷。但他們沒有沉下心做事,也沒有撲下身子接觸群眾,而是急功近利,熱衷搞“短平快”項目,希望以最快速度拿出“政績”給上級部門看。

一種是被動鍍金,等待慣例安排。各地對支援基層的干部在升遷時有照顧,一些在原單位不被重用的干部,就以試一試的心態下去鍛煉。

不管做不做事,只要混了經歷,就等著組織按慣例進行安排。在實際操作中,這種“被動型”干部雖不干事,最終也能實現升遷。在這兩種心態作用下,鍍金干部大多逃避基層、逃避群眾。

有的當“走讀干部”,基本不住在鄉鎮;有的提出各種要求,給基層增加負擔;有的到任之后就“蟄伏”起來,面對矛盾不敢擔當,不惹事也不干事,天天數日子等著順利返回……

出于現實考量,對于這種行為,基層單位往往“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任期結束考評時,通常都是一通好話。“人家畢竟是上級部門的干部,以后還得打交道,不好得罪。”湖南某地一街道辦事處負責人說。

值得注意的是,這些“假裝在基層”的鍍金干部,大多“有關系”“有資源”。“有關系”的鍍金干部,往往能夠被安排到看似基層卻十分清閑的崗位,基層單位對這類干部小心伺候,甚至創造榮譽機會。

比如,中部某地級市一市級領導,先把小孩安排到最基層的街道辦任職,之后上下努力讓其獲得各種榮譽,再憑借基層經歷、榮譽業績調入干部職數較多的區級機關。

“有資源”的鍍金干部,一般家里經濟條件較好。他們經常開好車上班,喜歡吃吃喝喝,拉攏關系。

湖南一位鄉鎮公務員坦言,之所以選擇鄉鎮,是因為工作幾年就可以想辦法調回省城。

“不可思議的是,鍍金干部的鍛煉時間一到,往往能如期調走或者提拔。”老周感嘆,相比之下,真正扎根基層的干部幾乎沒有機會直接調入省城。

“下來鍛煉是政策鼓勵,往上提拔系政策傾斜,程序沒有漏洞。”一名長期做組織工作的官員直言,目前很多憑基層經歷升遷的干部是為了提拔而去基層,并沒有達到鍛煉目的,屬于“打著制度的牌子,鉆了制度的空子”。這種“先下再上”的曲線模式,符合政策規定,符合程序,頗具隱蔽性。

基層鍍金,傷了基層干部的心

懷揣鍍金思想、把基層當“跳板”的干部,要么因碌碌無為而不被人記住,要么因太過招搖而被人指指點點,使得原本為鍛煉干部、夯實基層的好政策在一些地方“空轉”,造成負面影響。

基層普遍反映,鍍金干部擠壓了基層干部正常的上升通道。一個目睹某省城干部“先下后上”鍍金成功的基層公務員認為,一是覺得“不公平”,基層干部“白加黑、五加二”地工作,不一定能晉升,鍍金干部卻直接空降轉提拔;二是覺得“不高興”,不少下來鍛煉的干部從工作能力到工作態度都不能讓人信服。

調查發現,與鍍金干部相比,扎根基層的干部有著明顯升遷劣勢,上升通道被擠壓則造成他們對自身發展產生了消極心理,甚至出現群體性焦慮。

長期調研基層干部狀態的中南大學公共管理學院副教授劉學平表示,鍍金干部“假裝在基層”等現象,具有多重危害。其一,違背了公平,擠占了從基層做起的干部正常晉升的機會,挫傷了干部隊伍的積極性;其二,違背了黨和政府推動干部下基層的初衷,影響了基層的建設;其三,扭曲了黨和政府選人用人政策,他們以投機取巧方式上位,為干部隊伍埋下了長遠的隱患。

華夏廉潔文化研究會名譽會長傅學儉說,鍍金干部亂象是人事腐敗的新變種,是對黨“德才兼備、以德為先”的干部路線的破壞和踐踏,必須治理。


責任編輯:衛鮮紅

Copyright?2009-2019 版權所有:中共陜西省委組織部陜西黨建網

地址:西安市雁塔路南段10號    電話:029—63905675

陜ICP備10001194號-1 技術支持:陜西黨建云平臺

彩票计划挂机软件手机版